1. 爸爸的朋友來訪

 

爸爸把我放在地上,我往前跳躍了幾步立起身子站著看他。

我站起來的時候比趴著高很多,我的視線幾乎可以和床鋪平行,我可以看到爸爸枕著枕頭看他的手機,然後他把手機拋在一邊,拿起放在身邊的小鏡子看被我抓傷的傷口。

他臉上的傷口似乎不再流血了,不過仍歪著頭看鏡子中自己傷痕的模樣,我在想如果我臉上有兩道那麼長的傷痕一定醜死了,醜到我還想跳到馬桶裡躲起來,如果爸爸臉上的傷口留下疤痕怎麼辦?

我就這樣立著身體,豎起長耳朵看著爸爸。

然後爸爸注意到我維持這樣的姿勢好久,叫了我一聲:「小比,你在幹嘛?你擔心我喔?別擔心,等等我朋友會送除疤膏來,聽說是德國製天然成分的除疤膏,如果剛有傷口塗那個很有效,而且你的爪子很細,抓的傷口不會很深,你去玩耍吧!」

爸爸仰著頭只朝我揮了揮手,我雖然還是非常地、非常地擔心,但仍然趴了下來,就這樣發呆……

爸爸會不會因此討厭我或把我送給別人?他最初是想養一隻公的兔子,但我卻是一隻小母兔,一隻抓傷他的母兔子,如果爸爸記恨的話或把我送回兔子工廠的話怎麼辦?

我就這樣趴在春季裡依舊冰涼的磁磚地板想著往後的日子,不知道過了多久,然後爸爸的手機響了,我已經學會了傾聽和分辨爸爸的手機鈴聲,現在響起的鈴聲並不是經常和爸爸講電話那個女孩子專屬的。

我看見爸爸懶洋洋地從床上爬起來,拋開手邊的小鏡子接電話,然後向對方說:「你快到了?好、我到樓下等你。」

爸爸一手把我從腹部撈起來,這樣把我輕輕放回兔籠裡,關上兔籠,然後穿上外套匆匆離開房間。

爸爸出門前總是會把我關進籠子裡,我想他大概擔心我哪天又耍笨跳進馬桶,但我的確很想在試試看,而且我也心想那麼大的桶子裡有水是要給誰喝的呢?

 

我趴在籠子裡一會兒,想吃一點乾草,但又擔心爸爸臉上的傷痕,所以在籠子裡踱步繞了幾圈,就朝套房的門口趴著。

不久我抖動了耳朵,聽見爸爸關起樓下的大門,還有一個聽起來像陌生人的腳步聲跟隨著爸爸上樓。

「你養的那隻小兔子真頑皮哩!」我聽到陌生腳步聲的主人說話,聽起來應該是一個女孩子,是那個說要送來除疤膏給爸爸的人吧?我對於傾聽和辨認聲音還挺有自信的。

「因為我把她抓起來觀察她的下半身,想要辨別她到底是公的還是母的,一時不小心沒注意到。」這是我爸爸的聲音。

「等等我看你那隻兔子……叫小比吧?她該不會咬我?」那女孩子說:「看你臉上的傷口好可怕……感覺她是一隻老虎!」

「什麼老虎,小比現在只比老鼠大不了多少!」我爸爸笑了。

「誒,你別笑,要小心傷口。」對方提醒我爸爸。

兩人走到房間門口,爸爸扭開了木門上的門把,一個臉頰微胖的女孩子從爸爸身後探出頭來看我,好像有點害怕我。

為什麼害怕我?我才害怕你們人類哩!我只是不小心把爸爸抓傷,而且剛好抓傷的地方是臉而已,又沒什麼大不了的。

那個女孩從爸爸身後往前走,看見我被關在籠子裡,鬆了口氣,然後指著我說:「壞小比,你把我學長抓傷了臉,如果你爸臉被你抓花了,你要怎麼負責?」

我被她這樣指責,顯得有些焦躁,站在籠子裡仰望這個陌生人,然後繞了籠子裡一圈,想找一個地方躲起來。

爸爸這時候坐在椅子上,他沒有理會我們,拿一條管狀的東西,擠出透明的膏狀物對著鏡子塗抹在傷口處。

那就是叫做除疤膏的東西嗎?

我正疑惑著,那陌生女孩子的大臉靠近我的籠子,原來她蹲下來了,她穿著粉紅色的毛衣,藍色的牛仔褲,她把雙手放在籠子上,然後伸出一隻手指頭逗弄我。

「噗!」我發出了我能發出最大的聲音,伸出前足想攻擊她。

「哎呀!好兇的兔子,真的很可怕!暴力兔……」陌生女孩被我嚇到了,急忙站了起來。

「你要輕輕跟她講話,這樣摸她……」爸爸把兔籠的門打開,伸手從我的頭、耳朵到背部輕輕撫摸,我喜歡爸爸這樣摸我。

「你不怕被她咬或再抓傷?」女孩忐忑地問。

「你養的貓偶爾不也會抓傷你嗎?他們都只是無意的。」爸爸對那個臉頰燒微胖嘟嘟的女孩說:「只要不再抓傷臉就好了。」

「看你這麼疼她,我還是送她禮物好了。」這個剛剛被我嚇一跳的女孩子從她肩背的包包裡拿出一小塊木頭。

木頭?我要木頭做什麼?應該送我牧草和飼料才對哩!我疑惑地看著這個大女孩。

爸爸卻很高興地替我道謝了。

「這是磨牙棒?謝謝。」

「我同學之前死掉的楓葉鼠用的,所以上面有點咬痕,不介意吧?」

「不介意。」爸爸把那一塊木頭丟進籠子裡,把我抓出來要我跟對方說話:「來!小比,跟姊姊說謝謝!」

為什麼我要為了一塊爛木頭說謝謝啊?

但後來當我牙齒開始變長,我才發現那塊木頭真好用,我可以整天啃木頭來磨短我的牙齒。2012/12/26 pm9:14iphone4 743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anghane 的頭像
yanghane

楊寒YANGHANE

yangha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