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在苗栗的簡單生活以及吵鬧的訪客

 

爸爸開學以後,就沒辦法整天在房間裡讀書、唸中國文學史的內容給我聽,他有時必須出門教書。

我花了幾週的時間有點搞清楚爸爸上課的規律,星期一、星期二早上八點到中午,星期三早上十點到中午,以及星期三晚上六點到九點、星期五晚上六點到十點,要記得爸爸什麼時候離開房間去上課對我這樣的兔子來說是有點難,但他不在家的時候總會把我關回籠子裡,關在籠子裡不是一件很愉快的事,因此我印象特別深刻,幾週以後就記起來了。

 

即使爸爸在這裡住了兩個多月,房間仍然非常空曠,這房間是花蓮那間套房的三倍大吧?爸爸似乎沒有打算在這個地方住太久,大部分的書籍仍堆疊在紙箱中,有些爸爸常用的書則隨意和電磁爐、鍋子一同堆放在電腦桌以外的另外桌子。

有一個鐵條做的簡單衣架靠著牆壁,鐵條上冷清地掛了五件左右的衣物,其他的衣服都還整齊地疊放在塑膠製的白色箱子裡。如果爸爸現在馬上要搬家的話,大概只要三個小時內就能把房間裡一切屬於我們的東西都搬走吧?

但如果扣掉拆裝爸爸的電腦及我的大兔籠的時間,爸爸可能完全可以在一個小時內就把房間裡的物品裝箱搬到車上離開。

我不太喜歡這個樣子,房間太空曠,我能夠和自己玩捉迷藏的地方就不多,能夠讓我咬一下、磨磨牙的東西也不太多,總而言之,這間房間是一間冷清、表現不出房間主人性情和生活習慣的房間。

爸爸是一個對生活沒什麼品味的人,他的日常作息和飲食習慣相當簡單,早餐大約是從牛奶、可樂和咖啡中做選擇,偶爾也會到鄰近他兼課的學校裡的學生餐廳吃早餐……這附近太偏僻荒涼了,大概只能開車十分鐘左右到那所學校附近才有類似人類聚落的地方、才有人類食物的味道。

午餐通常爸爸都自己煮,用電鍋煮白飯,有時會在電鍋裡放一些青菜去蒸燙,我不知道爸爸那些青菜是在哪邊買的,他買回來的青菜會把一半分給我,大多時候是小白菜、菠菜、青江菜。

有時候他則用電磁爐燙那些青菜,然後淋上醬油調味。

或者用調理包和罐頭食品當成白飯或麵的配菜。

 

有一次爸爸上課到晚上十點的隔天,是星期六吧?

爸爸把我放出來在空曠的房間裡玩耍……然後他接到的一通電話,是一個聲音陌生的女孩子打來的。

她說:「老師……我們在路邊找到了你說的那個三合院,你有在家嗎?我們想去看你家小兔子。」電話裡除了那個女孩子的聲音,還有其他人很吵鬧的聲音。

「你們?你們是多少人啊?」我看見爸爸放下中國思想史的課本,皺起眉頭。

「八個,我們去龍鳳港玩回來,有人提議來看老師的小比……」

「好吧!等一下,我出去接你們。」

爸爸掛上電話,隨便地把床上沒有收拾好的棉被折了一下,收拾散落的衣服和書籍,把我抓進兔籠裡就匆匆出門了。

大約七、八分鐘後,他領了一群人進來房間,三個男生、五個女生,他們先打量了爸爸的房間,然後女孩子們很吵鬧地圍在籠子旁邊看我。

我顯得有些焦躁不安地在籠子裡跳動。

「老師,可以把牠放出來嗎?」一個戴眼鏡、皮膚很白的長頭髮女孩子抬頭詢問我爸爸。

「可以啊!不過兔子很膽小,你們講話要小聲一點,不要嚇到小比……」爸爸提醒她們。

我被放出籠子,想要鑽出人群躲起來,但她們吵鬧地圍住我,起哄、尖叫,不時發出驚喜或雀躍的聲音。

我把耳朵緊貼在背後,有點緊張地看著人群後面的爸爸。

有一個女孩問爸爸可不可以抱我,爸爸同意了並囑咐要小心我的爪子,她就把我抱了起來。

很多人也伸出手摸我背上的毛。

我很喜歡被撫摸的感覺,但她們不要喧嘩的話就好了。

趴在這個穿著橄欖綠色防風外套的女孩肩膀上,我聽到好多聲音,這時爸爸的手機鈴聲響了,在吵雜聲中,我仍然可以清楚地聽到爸爸跟對方講話的聲音。

我們兔族就是有這麼了不起的本領。圖 022  

是媽媽打來的。

她質問爸爸:「你那邊為什麼那麼吵?有女孩子的聲音?」

「是我的學生,她們來看小比。」

「是一個還是很多個?」

「很多個,有男生也有女生……」

「真的嗎?」媽媽的聲音聽起來有點疑惑和懷疑,而且顯然有些不高興:「你不要花太多時間在和女學生相處,你應該好好讀書準備考博士班才是,不然好好寫作也比跟女學生亂來好!」

「我沒有跟女學生亂來好不好?」爸爸想大聲抗辯,但擔心被學生聽到,躲到了浴室裡去講電話……

 

2013/1/1 AM11:32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anghane 的頭像
yanghane

楊寒YANGHANE

yangha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