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我生病了

 

我趴在小套房裡屬於我的區域,眼神大概有點呆滯吧?因為現在的我什麼也沒想,在冰冷的地板上讓視線穿過網狀的格板射向爸爸身上。爸爸坐在電腦螢幕前面,有時目光盯著電腦螢幕,有時低頭看鍵盤旁邊的書籍,不時翻頁。

那應該是一本有點艱澀的書,爸爸皺眉頭彷彿深思什麼問題似的,手指在書頁的字上面滑動,指引著目光去抓到書中的重點,然後不時用力揉額頭,偶爾也手肘撐在桌面上,好像輕嘆氣些什麼,當爸爸嘆氣的時候,我會抖動一下雙耳,因為在安靜的房間裡,其實他嘆氣的聲音非常明顯,我不喜歡爸爸嘆氣,雖然我們兔子是屬於呼吸較為急促的小動物,但我們可不會輕易地嘆氣呢!嘆氣……好像會讓生命更不快樂。

這時候我的身體已經長得夠大了,不但無法塞進爸爸的外套口袋裡,也無法在爸爸的腿上趴得很安穩,而如果我跳到爸爸的書桌上時,大概堆在桌面上的書籍和文具會被我弄得彷彿一場戰役結束般慘烈。

爸爸為了不讓我打擾他讀書、寫論文或跑到他床上尿尿,把我活動的區域限定在房間門口、兔籠和浴室附近,有時候我看爸爸讀書看倦了,會跑到兔籠裡吃牧草或喝水,有時也會跑到浴室裡和自己玩捉迷藏。

由於爸爸在讀博士班而且一邊兼課的關係,爸爸他跟我玩的時間減少了,通常都是讀完好幾個小時的書準備休息了或上完廁所短暫的時間才會抱抱我、摸摸我的頭,丟一點點飼料到我的飼料盆裡餵我。

大概在搬進那間市區裡小套房兩年後的某一天,我覺得身體有些不舒服,不知道是不是活動量不夠或者是爸爸減少了陪我玩的時間,我覺得渾身不對勁,直到爸爸有一天讀累了書,把變得稍微有點胖的我抱起來搓弄我的耳朵的時候,他發現我長耳朵的邊緣有白色的粉末。

然後爸爸細心地把我的前腳抓起來觀察,前腳同樣長毛的腳掌也有類似白色粉末的硬塊。

「小比,你發霉了!」爸爸摸摸我的頭和身體,他有些內疚地說:「大概是我浴室地板沒弄乾就讓你跑進去玩,爸爸得帶你去看醫生。」

爸爸他讓我趴在他的腿上,上網查了一下有關台中地區關於治療兔子的醫生看診時間,然後把我放進外出籠內,他換好了穿外出的衣服,西裝褲、白色條紋襯衫和穿了一件深色外套,然後就拎了外出籠帶我出門。

要去哪裡玩嗎?

自從搬到這個小套房以後,爸爸根本不曾帶我出門玩耍過,當然,對於兔子來說,我們並不是真的那麼喜歡出門玩耍,因為我們兔族是非常膽小的動物,環境事物的改變、聲音的變化或者陌生人、陌生動物的注視都會讓我們覺得害怕。

只不過有時我也真的很喜歡在草地上蹦蹦跳跳的感覺,那裡有無限量新鮮的綠草供應,還可以站立起來豎起耳朵感受風吹過耳畔的那種美好,爸爸這次要帶我去哪裡玩呢?

爸爸把我帶上了車,我知道應該不是去逛他們校園吧?因為他們學校校園好小,人群非常擁擠並且不時會有狗狗這種可怕的動物出沒,可是要去什麼地方呢?

爸爸把我放在車上後,就打開了外出籠的門讓我出來,但是現在的我不像小時候那麼好動頑皮,我只是嗅了嗅外出籠的門,然後轉身又趴在外出籠裡面。

「小比,不出來玩嗎?」爸爸發動了車子,右手伸進外出籠裡逗弄我。

不出去、不出去,我趴著就好!

雖然我心裡這樣告訴爸爸,但他聽不懂我的話,在車子還沒駛離停車位的時候,他把我抓了出來,我只好趴在籠子旁邊,和過去一樣豎起耳朵好奇地抬頭看看這個地方,過去我通常都是從爸爸那小套房的陽台上俯視爸爸停車的地方、俯視街道的街景,但現在從車窗玻璃看出去,雖然同樣的景色用不同的角度來觀看會有不一樣地感受呢!

爸爸讓我重新點燃了我這隻兔子小小的好奇心。

有人說過兔子是好奇心很強烈的動物嗎?我們兔族對於可以鑽的地方、陰暗的地方、能躲藏的地方或是發出陌生聲音的地方都有莫名的興趣,彷彿那些地方會發出奇特的吸力讓我們兔子不由自主地想要觀察、想要傾聽或靠近,那種感覺……就像爸爸每天早上起床或從外面回房間就會靠近電腦,把電腦的電源打開不知道忙什麼一樣自然吧!

電腦可能對人類有無限的吸引力,而兔子覺得陌生的事物特別能引起我們兔子的好奇,總吸引我們豎起耳朵、張大眼睛地去靠近。

 

爸爸這次不知道要帶我去哪裡?

 

爸爸開車在馬路上行駛了半個多小時,我兩個月左右沒有被爸爸開車帶出門,原本已經陌生的車內情景由覺得好像重新熟悉了,我趴在車窗玻璃後面望著道路的街景,這裡似乎跟花蓮、苗栗不一樣,到處都是房子、人和車子,隔著窗玻璃仍然隱隱可以聽見街上非常吵雜的聲音。

而且我也在街上看到幾隻沒有主人的狗狗,他們有點髒,但好像活得很自由。

狗狗不但是可怕的動物,也是很勇敢、堅強的動物。

我在想,如果我跟他們一樣,變成了一隻在街頭流浪的小兔子……唉,這種情況我真不敢想像。

可是,爸爸他究竟要帶我去哪邊完呢?醫生又是什麼樣的東西?

 

2013/1/5 PM3:08

iphone4 743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anghane 的頭像
yanghane

楊寒YANGHANE

yangha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