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印有馬麻照片的抱枕

 

皓皓對於那種「和馬麻一起合照的動物Okapi」非常有興趣,然後隔天就開始吵著想去動物園看Okapi

「皓皓想去動物園看Okapi。」早餐的時候,我用小湯匙餵皓皓吃南瓜稀飯,皓皓一邊這樣對我說。

「皓皓想去動物園看Okapi!」午餐的時候,我將削皮的馬鈴薯和紅蘿蔔用果汁機打成泥狀然後加高湯蒸熟餵皓皓吃,皓皓仍然這樣說。

「皓皓想去動物園看Okapi……」晚餐的時候,我用香蕉、菠菜煮了咖哩飯餵皓皓,皓皓還是這樣說。

「台灣的動物園裡應該沒有Okapi。」我終於有點為難地對孩子說道。

皓皓楞了一下,嘴巴裡含著咖哩飯差點流出來,我趕緊拿小毛巾幫皓皓擦嘴巴,皓皓讓父親擦過嘴巴後,因為嘴巴裡還有飯粒所以聲音含糊地說:「那……我們去找馬麻,和馬麻一起看Okapi!」

去非洲剛果?別說這個計畫是否有可能實現,讓皓皓這樣三歲的台灣小孩經過長時間的轉機抵達剛果那個政局有些混亂的國家,是任何腦袋正常的成人都不可能答應的事。

我深深地嘆了口氣,放下了皓皓還沒吃完的小碗。

「把拔,怎麼?」心思有些細膩的皓皓注意到他爸爸的表情,昂頭大聲地問。

「沒有什麼,把拔也很想去,但你馬麻在的地方太遠了!我們得乖乖等他回來。」

「要等多久?」

「等一千天……」我隨便回答了一個數字:「等一千天,皓皓睡一千個晚上,皓皓長大了、馬麻就回來了!」

「一千是多少天?」皓皓又愣住了,他扳著小小的手指頭,他已經會數到五了,但還沒有「一千」的概念。

「就是很多天。」我有點不耐煩地說:「到了那一天的時候,把拔會告訴你的。」

「那要快點哦!」皓皓不知道,即使催促時間,時間也不會變得比較快的。

「嗯……」做父親的我有了主意,他對兒子說:「因為皓皓很乖,所以把拔明天送你一個禮物。」

「什麼禮物?」皓皓伸出了雙手等著接禮物。

「明天才能給你。」

 

隔天早上,我上班前先開車到了要通往學校路上的一家數位照相館,我把妻子月和Okapi合照的照片檔案交給相館的職員,下班的時候,我帶皓皓一起到相館拿回他購買的商品。

「哇!是馬麻和Okapi!」遞到皓皓手上的是經數位印刷印上月大大的微笑站在Okapi前面照片的方形抱枕。

皓皓小小的身體緊緊地抱住這個相較於他的身體有些大的抱枕,彷彿緊緊地抱住他的媽媽。

2012/11/3 pm11:54

 

創作者介紹

楊寒YANGHANE

yangha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