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膽小的權利

 

我還是和往常一樣,帶著皓皓進出大學校園,支付工讀金給女學生幫忙照顧小孩,而皓皓也偶爾會在我桌上的公文、會議文件或上課講義上塗鴉,或隨意翻動我書架上的書籍。

我特別提醒充當褓母的女同學,若皓皓不想玩玩具也不想要姊姊念故事書,而想亂翻書架上的書本,只要不撕壞都無所謂,就讓皓皓盡情地玩吧!

然後我也叮嚀女學生說:「千萬不要恐嚇皓皓隨便亂動書本,你把拔會生氣!」這類的話,我擔心這樣的威脅會讓孩子對書本產生負面經驗,讓孩子討厭書,這是身為一個學者的父親所不願意樂見的。我已經有了一個人將皓皓養育長大的決心,為此,我好好讀了許多教養的書,又請教了教育學程中心的幾位同事,惡補了好些幼教理論。

這天黃昏,我帶著皓皓離開位於九樓的研究室,搭一座可以看到高樓風景的玻璃電梯準備下樓,還有一個同系的女教授急忙叫住他:「等一下,我也要下樓……」

我於是按住電梯開門的按鍵,等了這位女老師一下。

三人搭著電梯下樓,短暫沈默後,女老師注意到皓皓的視線不敢飄向玻璃牆外,她彎腰對皓皓說:「皓皓怕高不敢看外面啊?你是男孩子哦!你怎麼可以膽小、怎麼可以怕高,勇敢一點!」

但皓皓似乎有輕微的懼高症,仍移動了腳步,緊抓著爸爸的褲管。

我只是對同事微笑示意,並沒有多說話。

 

等到他們走出了電梯,我蹲下來正視皓皓的眼睛,認真地對皓皓說:「剛剛那個阿姨的話,你聽一下也就是了!你可以選擇怕高或者不怕高,不要因為你是男孩子就強迫自己勇敢,因為膽小也是為自己的健康負責的態度,因為害怕受傷而不敢在高的地方這並沒有什麼,但把拔不希望你認為每一件事情都很可怕,你有時可以膽小、有時要像卡通裡的機器人主角一樣勇敢噢!」

「什麼時候可以膽小、什麼時候可以勇敢?」皓皓因為剛剛被那個阿姨老師責備了,有些膽怯地看著我。

「需要皓皓去面對的困難、一定要去面對的困難,就是皓皓應該勇敢的時候。」

「那是什麼時候?」

「如果有這種情況,皓皓一定會知道的。」我摸摸皓皓的頭髮溫和地說:「膽小或勇敢都需要為自己負責任。」

「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應該要勇敢……到需要勇敢的時候,把拔可不可以提醒我?」

「不行,你得自己去判斷。」我對皓皓微笑,又摸了摸皓皓的頭,在夕陽下牽著皓皓的小手離開校園。2012/11/4 pm9:53

 

創作者介紹

楊寒YANGHANE

yangha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