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郵局提款卡壞掉了,是怎麼壞掉的呢?

   唔,上週在便利商店的提款機想領錢的時候,好像拿錯鑰匙卻想硬塞進大門鑰匙孔那樣,怎麼都插不進去。因為平常不怎麼需要花錢,所以一直拖延到今天天氣稍微好一點才去郵局申請更換新的提款卡。

   雖然說今天天氣還不錯,但蠻涼爽的,說不定這樣,我去到郵局的時候,郵局裡頭也冷冷清清,像下午的菜市場那樣,只有小貓兩、三隻踩在積水的菜市場地板嗅著腐肉或魚腥味道……唔,當然正常的郵局裡頭沒有什麼魚腥味,反正我很快地填了申請更換提款卡的單子,郵局行員在我的存摺上寫了一個日期,要我在那個日期以後來領新的卡。

   很順利地辦完了手續,走出郵局,瞇起眼睛看著陽光穿透過行道樹的樹葉,投射在人行道上像小動物一樣動來動去的影子。想起那戶頭的提款卡也壞掉了好幾次啊!

   從很小的時候初次領到提款卡開始,印象最深刻的是在花蓮讀書時有次提款卡壞掉了,得回台中原開戶的郵局辦理新的提款卡,呼,那可讓我渡過了一個多禮拜貧困拮据的生活。

 

   我很早就體認到有形的事物幾乎會毀壞,大概不會毀壞或遺失的東西只有記憶而已,而且記憶這種東西就像胚芽發酵成威士忌或啤酒那個樣子,會在腦袋裡頭形成金色的、更加美好的東西。

   例如威士忌的味道比早上起床喝黏呼呼的麥片好多了,紅酒的味道也比葡萄乾好一點,記憶這種東西也是這個樣子。認真回想起來,不管是什麼樣的經歷,形成記憶以後,都讓我覺得那段經歷值得感謝。

 

   當然,如果有些記憶被忘記了,真覺得有點可惜……呃,說到壞掉的郵局提款卡怎麼說到更抽象的記憶或經歷來了?

   因為壞掉的東西就壞掉了,那沒有辦法。我走出郵局以後,去便利商店買了一隻草莓口味的冰淇淋,然後看著郵局旁邊天橋下的人車來往。我想我們都不斷在創造經歷啦、記憶這種東西。至於壞掉的提款卡暫時不去管它也沒有關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anghane 的頭像
yanghane

楊寒YANGHANE

yangha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