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想洗衣服的時候,才想起我的右手大拇指上有一道大約兩公分的傷口。

   這傷口是我昨天深夜決定今日要讀什麼書時,把一本名為《劍道教室》的書本放進外出背包裡不小心割傷的。

   嘿,這本書果然不負《劍道教室》之名,直到現在還覺得被書頁頁緣劃開的傷口隱隱作痛哩!

 

   很久沒有好好練習劍道了,當然也有一陣子沒有翻《劍道教室》這本書,因為最近心想也許寫作需要參考一些劍道的資料,所以才重新把這本書從書架上找來看。

想起來我是在碩士班一年級的時候開始練習劍道,我很喜歡揮動竹劍的感覺,而且我覺得劍道和跑步、騎單車一樣,可以是一個人的運動--大概有人不這麼認為,覺得劍道需要兩個人對打,劍道比賽也是兩個人才能比啊?

不過我練劍道並不是為了參加比賽,只是單純想練習、想運動而已。我喜歡一個人的運動,如果壘球、籃球、足球之類的運動,就非得和別人一起玩了!我不喜歡那樣的運動。(我還記得從前大學一年級時,因為讀中文系的緣故,班上男生不足,我被其他同學硬拉著去參加籃球賽的情景哩……)

 

在東華讀碩士班寫論文的那段時間,我經常在早晨很早的時候起床,大約五、六點吧,背著竹劍袋,帶著那時候我養的兔子「小比」到校園裡去練習劍道。就脫掉鞋子,踩在露水未乾的青草地上練習。

有時是在湖邊的柳樹下,有時是學生活動中心對面那塊曾經有四隻環頸雉同時出沒的草地上,或是靠近學生餐廳和教授宿舍前面的草地,我在那邊揮劍,如果沒有記錯的話,大概每種練習五百下左右,然後讓兔子「小比」在草地上跑跑跳跳。

有人車經過的時候,牠就會停下動作,豎起耳朵傾聽遠方的聲音。

有人想抱牠的時候,牠就會跑回到我旁邊,那時我就會停下練習,右手倚著竹劍,左手摸摸牠的頭。

 

後來到逢甲唸博士班的時候,逢甲校地小,也有野狗出沒,自然不能夠帶兔子到校園裡透氣了。而不知道為什麼當時的逢甲劍道社不在學校社團教室練習,而是去了文心路上的道館。

我覺得麻煩,去了幾次就不想再去。

 

逐漸就不再練習劍道,一直到現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anghane 的頭像
yanghane

楊寒YANGHANE

yangha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