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  

 

(點擊上圖進入博客來網路書店)

第一次知道楊寒老師是在一本男性雜誌的專欄,那時覺得這位作家的兩性觀點挺有趣,辛辣、刁鑽,卻也鞭辟入裡,給人一種酣暢淋漓的感受。但說真的,看了好幾 期雜誌後,從沒想過會有一番遭際認識的機會,更未曾逆料有一天將接觸到他更加動人的文學作品,而且躬逢其盛能代為推薦,直到最近,臉書專頁上這個老讓人有 種似曾相識的名字,他寫了幾行打招呼的短箴給我;後來我很常在臉書上閱讀楊寒老師的隨筆,意外發現他還在我當年就讀過中文系的靜宜大學任教,他鄉遇故知的 感覺慨然而生,所謂的緣分,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
若論隨筆或短文,楊寒老師的文字很溫暖,但充滿哲思,與雜誌的兩性議題自有天壤之別,於是我以為這可能是多元作家的另一個面向,畢竟這樣的文字跳脫了總要 令人想入非非的題材,更添了冷靜而近乎宗教性的冥想與思考,那對我這樣一個向來不堪久耐「經典」也粗魯荒鄙的作者而言,根本是非得敬而遠之的內容,那當下 我想,噢,楊寒老師骨子裡原來如此硬梆梆,看來以後最好離他遠一點,免得三天兩頭跟我談論孟或康德,我大概要精神崩潰,孰料,又過不久,他居然邀請我為這 篇小說作推薦,而一讀才驚艷,原來一不小心又發現了楊寒老師細膩而溫暖的另一面,因此我又想,所謂的作家,大概就應該要是這麼一回事。
讓人如此驚豔的第一個原因,當推他在《幸福的盡頭》當中巧妙地運用色彩來作為描述景物的焦點,太多我們可能於山林間所見的風景或建物,被他套上了一層層的 濾鏡後,全都形塑出煥然的色彩,對許多他在文字中寫及的植物,我相信大多數讀者跟我一樣,可能聞所未聞,更遑論親眼見過,但作者顯然並不在意於形狀的描 述,反倒是透過各種深淺不一、冷暖殊異的顏色,讓這些風景或植物,甚至是一幢日式老房子都瀰漫出一股童話般的氛圍,那是燦爛的、繽紛的,透過那些顏色的傳 遞而使描述的文字充滿生意,同時又因色彩而連結那些被顏色所附著的景物,於是一幕幕繽紛遞嬗的場景鮮然躍於眼前,讓人目不暇給,更藉由這些色彩的添入,讓 整個故事洋溢出溫暖。要說在劇情張力普遍成為寫作者極力著墨的年代裡,誰還在意這看似不太需要聚焦,但卻對整個故事氣氛來說偏又至關緊要的細節,那看來看 去,大概真的只剩楊寒老師了。
為什麼說他對顏色的掌握會影響故事至深呢?我想最主要的,是因為這是一場發現之旅,在這場「訪舊半為鬼」的旅途中,作者企圖利用今昔之間不停的轉換而引導 出一些發自於內心的體悟,讓那些童稚時期,主角人物的父親所說過的許多話語,逐漸在這些繽紛色彩所包圍的世界裡發酵出來,唯有在一個如此充滿各種美麗色 彩、看似陌生但卻又熟悉的世界中,讓顏色勾引出主角的記憶,使她終於明白了當年許多父親不經意間說過的話語,故事裡的那位父親,他說「小饅頭呀人生沒有正 確的選項喲!」也說:「我們每個人都在生命中追求幸福,想要好好過幸福的人生。可是啊小饅頭,不管多麼幸福的人生,即使像森林裡的小熊或兔子那麼幸福,有 一天也會走到盡頭哦!」於是作者就這麼帶出了主題。
我是在那時才真正明白,原來楊寒老師真的不打算在這故事中操縱過多的劇情安排,在不斷幻變的山林風景間交錯今昔,他藉由平直卻又充滿詩意的語言所要談的, 是我們往往深感沉重而難以書寫的生死,而直到故事的最後,他不說答案,不給啟示,倒是留下了令人玩味的句子,「不管怎麼樣生命都會用自己的方法持續下去, 得到新生」,而我們常常莫名驚恐畏懼的,在幸福盡頭之後的世界,他說,那還是幸福的,只要心裡有著什麼的話。這個「什麼」,我想推薦當中不該破哏,大家請 認真讀完就會懂。
套句楊寒老師在書中所寫的,這是一篇看完後會有「剛從冬眠裡清醒過來,看到森林裡開滿茂盛的花而感覺到非常高興的小熊」般感覺的小說。

東燁(穹風)2013.12.26

http://www.books.com.tw/exep/assp.php/yanghane/products/0010628161?loc=006_002&utm_source=yanghane&utm_medium=ap-books&utm_content=recommend&utm_campaign=ap-201403

-----------------
我出版詩集時承蒙一些老師,前輩詩人賜序。
出版小說第一次有人幫我寫序,真是非常感謝,謝謝東燁先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anghane 的頭像
yanghane

楊寒YANGHANE

yangha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