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是一種無法超越的悲劇。

因為大學同窗兼補習班同事陳大偉的死亡,小說主角李崇瀚避走阿里山民宿,斷絕一切生活聯繫,幾乎人間蒸發。然而,就在百無聊賴的幾日生活過後,某個深夜裡與陌生吉他女孩的巧遇,卻促使他一點一滴回朔起自己短暫卻不失浪漫的大學生活。

在那樣的日子裡,孤單,似乎是李崇瀚的生命基底,不善也不喜交際的他,在心裡築起了一層厚厚的硬殼,在外人眼中顯得孤傲冷僻。雖然如此,秀異的外表與內藴 深厚的氣質,依然為他帶來一段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情,而這些愛情就像錘鍊之火,形塑了如今獨自走在深夜阿里山街區,也能怡然自得品嚐孤單況味的李崇瀚。

這是一個與幸福有關卻又與幸福無關的故事,生命中的無奈多得難以計數。美女環抱事業成功卻死於非命的陳大偉、誤闖阿里山神櫻村的恩愛夫妻阿直與阿春、熱愛 戲劇卻還年輕得無法理解人生的小仙、充滿成熟風韻卻不時流露出莫名哀傷的芊妤、自視甚高追求純粹愛情而不可得的小萱,還有在內心硬殼裡同時熬煮著自由與孤 單的李崇瀚……他們都努力的追求著自己認為的幸福,而那幸福卻依然神祕得讓人們找不到入口。

小說中神櫻村的描寫,壯美又細膩。尤其那百尺樹腰、千尺樹身,樹冠廣蔭一整個村落,還能終年盛開不墜的巨大櫻花樹,在閱讀時為我帶來了極大的視覺想像。文 字在眼前,我腦海裡想起了動畫「神隱少女」、「秒速五公分」、還想起了小說「哪啊哪啊神去村」,內心深處與這些作品畫面連結,頓時湧出一股柔軟的幸福感。 我想,這世界上所有的世外桃源大約都是這樣的。
另外,需要十年以上真心相愛的戀人才能發現遮蔽村莊的巨石,還得攜手同心合作攀越巨石才能進入,更使這則傳奇帶著滿溢的浪漫情懷。
然而,因為有那難以離開村莊的怪異設定,幸福反成了一種桎梏,閱讀時我就在想,若我與伴侶真的發現了神櫻村入口,是否進入,我可能要考慮考慮。

楊寒書寫的筆法節奏舒緩、敘述視角總拿捏在一定的距離外,營造一種朦朧的疏離感,雖是第一人稱,也能感受到主角李崇瀚的異鄉人特質。
而死亡與告別的意象貫穿了整部小說,讀來令人為書中角色神傷不已,但也許就像小說結尾所形容的畫面:「那讓我想到滿天繽紛櫻花飛舞起來的景象,彷彿正向什麼告別似的——」生命中所有的美麗,都是在告別,能得到片刻的幸福,活著已經足夠精彩了。

因為永恆並不存在,除了死亡。

 

 

getImag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anghane 的頭像
yanghane

楊寒YANGHANE

yangha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