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聲:一百日後的思念

 

   我是劉帝希,我在中港路上的速食店遇到了這位失去妻子和兒子的外文系副教授,他告訴我這樣一個故事。

關於他、他的妻子月與兒子皓皓的故事。

在兒子皓皓死後的第一百天,他收到了學校通過他升等副教授的通知。

在聽完了這副教授的故事以後,我不知道該不該說恭喜這樣的話,雖然升等副教授是值得道賀的事,但顯然目前不合時宜。

「我是很期待能夠升等副教授的,但為了升等、為了教學和系務,我犧牲了很多和孩子一起玩的時間。」這位悲傷的副教授從空無一人的速食店遊戲區離開,和我坐在玻璃牆邊的座位旁啜飲他那杯不加奶精的黑咖啡。

「任何人為了工作總是會犧牲掉一些家庭生活或娛樂的。」對於我這個還在四處兼課的流浪教師而言,外文系副教授是一個很棒的工作,但我也確實不願意有他那樣的哀傷故事。

「可是我認為我是犧牲了太多……」這位外文系副教授憂鬱地搖著頭,他說:「如果那一天我沒有回研究室拿系務評鑑需要的資料,皓皓就不會跟那隻黃金獵犬玩,就更不會被車子撞死了。」

「人生總是充滿太多假設性的無奈,無法避免的生離死別。」我感嘆地說道。

「我打算把工作辭掉了!」有著我欽羨工作的這位外文系教授冷不防拋出了這樣一句話。

「辭掉教職?」我驚訝問他:「你不是剛升副教授而已?」

「嗯,今天通知升等的。」新任外文系副教授把一個印著大學校名和地址的牛皮紙袋遞給我。

我打開看了一眼,那是通知升等副教授的公文。

但這位副教授毫不在乎地說道:「我打算辭職為皓皓寫一篇長篇的童話故事。」

「童話故事?」

「我主要研究領域是研究德國童話文學的,我想要為皓皓寫一篇有關小蜜和小比的冒險童話故事,讓他們能在童話故事裡一直做好朋友。」臉上透露出滄桑表情的副教授這樣堅毅而誠摯地對我說道,彷彿他不是跟我這樣的陌生人聊天,而是對我做最慎重的承諾。

「然後呢?你想要轉職成為童話故事的作家嗎?」我好奇地詢問。

「我想要離開台灣。」他搖搖頭說道:「我開始重新練習法語,我會參加妻子月在世時就職的國際救援組織,計畫要去剛果姆布吉馬伊的難民營,我想看看她最後工作的地方,並且為她想努力的事情繼續努力下去……」

我們一時無語,然後這位哀傷的鰥夫、失去兒子的父親拋下了桌上那封通知他升等的公文書,站起來向我告別然後離開了我的視線。

2012/12/8 pm11:17

 

創作者介紹

楊寒YANGHANE

yangha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